石家庄新闻>>文化旅游

著名编剧王景恒:所有的泪点都来自生活

2018-10-11 10:46:47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吕建江》《燕赵风骨·杨继盛》《雪花飘飘》《老鹳窝》有着同一个幕后功臣

著名编剧王景恒:所有的泪点都来自生活

《燕赵风骨·杨继盛》

“2018年全国梆子声腔优秀剧目展演”汇聚了来自全国14个省(区、市)的23个剧种31台优秀剧目,有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了四部剧的主创表中,他就是原石家庄市文化艺术研究所的著名编剧王景恒。在本次展演中,王景恒独自编剧的河北梆子《吕建江》《燕赵风骨·杨继盛》,与著名编剧孙德民合作的河北梆子《雪花飘飘》,与山西著名编剧王建武合作的蒲剧《老鹳窝》都已经演出完毕。这四部剧既有身边的“时代楷模”,也有明代的著名谏臣,既有针砭时弊的当下故事,也有跨越四十年的故土乡情。每一部剧都深深地感染了观众。

戏曲艺术是综合艺术,台上演员表演,台下乐队伴奏,幕后更是由导演、编剧、服装、舞美等多个岗位组成的团队齐心协力,其中剧本又是一剧之本,在舞台创作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何在四部风格各异的作品中展现人物魅力?在不同时空的大背景下呈现戏曲文本的精妙?在蒲剧《老鹳窝》的演出后台,王景恒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创作《吕建江》压力大

为一句台词查一天资料

石家庄市河北梆子剧团创排的《吕建江》,是由王景恒独自执笔创作剧本。在正式下笔前,他利用三天的时间集中采访了吕建江身边的亲友、同事,走访了他生前工作过的警务站。谈及《吕建江》的创作过程,王景恒直言“不好写”。吕建江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被中宣部授予“时代楷模”的称号,他的感人事迹来自于日常工作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而不是轰轰烈烈的壮举,“他生前因‘老吕叨叨’的警务微博已经被网友熟知,深受老百姓喜爱,把他的故事搬上舞台也好、影视也好,都很难。因为他的亲属、同事都是文艺作品的权威检验者,稍微有一丁点失实,他们都会看出来。”把真人真事搬上舞台,必然要经历艺术化的加工和升华,这对编剧功底的考验极强,“最根本还是要抓住吕建江的人性魅力去写,人物形象立得扎实,艺术性升华才有据可依。”

对王景恒来说,前期采访工作不算重,后期资料的查阅、分析,选材的取舍才是大部头工作。“2011年他开微博之后的每一条微博我都看过了”,吕建江生前用“老吕叨叨”发布的1.7万条微博,王景恒每一条都认真看了,“有的时候查阅一天,可能只为了一句台词。”当舞台上吕建江调解商贩纠纷,抢救晕倒路人,雨夜帮群众找羊,解救自杀女孩……这一件件“芝麻”小事运用戏曲艺术的表现手段密集整合呈现的时候,观众恍惚觉得吕建江又回到了身边。主人公最后发出“此生无悔披战甲,来世还要做警察”的誓言,正是编剧导演等幕后工作者用舞台艺术致以吕建江的最崇高敬意。

让观众落泪不靠煽情

感人唱词都有真人真事

在王景恒编写的四部剧中,《老鹳窝》是蒲剧,由山西临汾蒲剧院小梅花蒲剧团打造,讲述了新中国成立前夕,男主角陆槐根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刚出生的儿子就被抓丁入伍,随国民党军败退台湾。远在家乡的原配杨腊月担负起侍奉婆婆的全部责任,含辛茹苦将儿子养育成人。一道浅浅的海峡,割不断浓浓的亲情,陆槐根和旅台老兵们没有一天不思念自己的家乡,“老鹳窝”就是他们魂牵梦绕的精神寄托。剧中有一段场景催人泪下,陆槐根离开家乡15年之后的中秋夜,在金门岛上当机械师的他意图逃跑未能成功,被抓回后,自知犯了死罪,谢绝了与他同是山西老乡的团长林先尧的送行酒,陆槐根悲切地说道:“这酒我不能喝,喝了灵魂就找不到家了。”

王景恒告诉记者,这句话不是他编的,是受2012年“感动中国”人物、见证了海峡沧桑的台湾老兵高秉涵的故事启发创作的,“高秉涵在台湾是缉查兵,他曾跟一个试图逃跑的老兵喝酒,那个老兵说,我不喝,喝了灵魂就找不到家了。这句话一下子就把我触动了,也是观众所说的泪点,这个‘点’不是我刻意煽情,而是从现实生活中来的。编剧要热情拥抱生活,所有感人的唱词都有真人真事。”

传统戏像老朋友

现代戏对传统的要求更高

《燕赵风骨·杨继盛》是保定艺术剧院创排的河北梆子新编历史戏,也是王景恒独自执笔写的剧本。杨继盛是明代著名谏臣,容城三贤之一,该剧以杨继盛幼年刻苦读书、立志报国,长大后为官惠民、死劾奸臣严嵩,直至获罪至死为叙事主线,通过“村塾求师”“狄道扣褐”“诏狱疗伤”“临刑嘱儿”等情节描述,深度开掘了杨继盛秉公直谏、敢于担当的儒者风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家国情怀。王景恒向记者直言,他个人偏爱写小人物和历史剧,“可以展开想象,可以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在王景恒看来,坚持传统与锐意创新并不矛盾,创新始终要以传统为基础,“我比较敬畏传统,脱离传统就像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由天津河北梆子剧院创排的《雪花飘飘》是现代戏,由孙德民和王景恒共同创作,这部剧聚焦贩卖儿童、妇女这一丑恶社会现象,唱响人间大爱。王景恒说,无论传统题材还是现代题材,一代又一代的编剧都是围绕着塑造人物进行创作的。“我们看传统戏,耳熟能详张嘴就来,像是见老朋友;看现代戏,像是新认识的朋友,容易给观众以陌生感。所以现代戏对传统的要求更高。要在艺术欣赏的层面,让人眼前一亮,心里一动。”身为国家一级编剧,曾获过田汉戏剧文学奖的王景恒谦虚地说,他需要提升的地方还很多,在他身边,孙德民、陈家和、刘兴会等编剧大家给了自己无私的帮助,“我一辈子就交给戏剧了,我对自己的约束很严,文本也好,唱词也好,都要把人物立起来,能多给大家流传下来几个经典角色,我就心满意足了。”

责任编辑:李瑾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