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市新闻>>石家庄新闻>>区县新闻>>

​井陉凉沟桥村:一桥飞架石头村

2019-04-16 09:45:29 来源:石家庄日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①始建于崇祯十三年(1640年)的凉沟桥依托深涧两侧自然突出的崖石修建。

井陉县辛庄乡凉沟桥村是一座位于晋冀交界的小村庄,连接村庄南北的石桥凌空飞架,村内房屋依山而建,石楼、石路、石街错落有致。村西山梁上尚存的长城、御敌战台和烽火台,虽经数百年风雨洗礼仍不失当年的气势。

●古村落连接晋冀两省

古老的石碾无言地见证着岁月的更迭。

汽车拐过一个U形弯,眼前豁然出现了一座“山门”:距离地面30米高的地方,一座小桥飞架在悬崖峭壁间。小桥连接起来的村庄就是井陉县凉沟桥村。

凉沟桥村距离井陉县城47公里,隶属辛庄乡,古称神堂口。据《井陉县志》记载:“明万历年间,许氏自本县小切村迁此。”崇祯十三年(1640年)在村旁山沟处建一“广济桥”,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因桥建于“良沟”故名“良沟桥”。该桥总长20米、桥宽近8米、桥高15米,依托深涧两侧自然突出的崖石修建,两头崖上坐落着四个小桥墩,仿赵州桥形式建有四个小石穹,上有“建于清光绪年间”字样。

村里人介绍,良沟为十里峡谷,两旁百丈断崖似刀削斧劈,到了冬日,站在沟底,只能看到阳光挂在山尖,于是当地人将“良”字换做了更为切意的“凉”字。凉沟桥为沟通井陉西北与山西平定东北的必经之桥,清《平定州志》称之为“东北要津,无逾于此”。

连接村庄的小桥桥面现为水泥路面,十分平坦。据村民介绍,最初桥面不过两米宽,上世纪八十年代小桥维修后,桥面已经能达到四五米宽。2009年,又重修石桥,石桥桥面足够三辆汽车并行通过。小桥新修的栏杆雕龙画凤,拆下的古桥栏和望柱就静静地躺在新桥边,似在述说古桥的过往,又像在祝福新桥上往来的人们。

旧时的凉沟桥村交通闭塞,通村道路多为羊肠小道,原有东西两座城门,东城门至今保存完整,城门后留有古时的城门础石、安装城门的插杆石等。

●古民居见证岁月沧桑

边城的城门上“金汤巩固”四个大字清晰可辨。

凉沟桥村的古院落有近20余家,较为完整的有卢计英古宅、卢家家谱堂、许连元古宅、卢发庭古宅、卢密锁古宅、卢桃元古宅等,散落在村里各处,建筑形式各异且各具特色。有的古院落至今保存完好,老村民多年来仍居于此。

卢计英古宅是一座距今大约600年的古老民居。坐北朝南的院落有主房三间、配房两间,青石浆砌,为木石结构的平房,整个院落错落有致,宽敞明亮,高低比例协调。

卢氏在凉沟桥是大姓,人口占全村人口一半以上,卢家家谱最多已保存8代以上。卢家家谱堂距今约有400年的历史,堂内保存着卢家家谱。整座院落青石浆砌,所用青砖大于普通青砖,长30厘米、宽20厘米、厚8厘米。卢家家谱堂门前有一石碾,已不辨年代,无言地见证着岁月的更迭。

许连元古宅为比较少见的二层阁楼建筑,距今已有400年的历史。上下两间的格局,青石浆砌、白灰勾缝,木质小格子窗户透出古朴典雅。当地人曾将这里辟为农家书院。

卢发庭古宅毗邻许连元古宅,但并没有与许连元古宅排成一排,而是退后约有5米,依地势而建,上下两层,为砖石结构。二层的门楼用砖砌成花式,木格窗棂,建筑外形美观古朴,距今约400年历史。

卢密锁古宅也是一座约有400年历史的民居,为一层平房,拱形的大门使整座院落显得古朴壮观。古宅均为木式门窗,透过木门上的传统木雕花格,时光仿佛停滞,把人带回遥远的岁月。

●古长城述说历史兴衰

残存的石砌烽火台依然挺立。

在凉沟桥村还有一条古道,此为井陉古道西北路之西分支。据民国《井陉县志》记载,此路在宋代即已驻兵防守,设有“小作口”“王家峪口”二寨,说明此路至晚在宋代就已经成为大路。至明代在凉沟桥建隘口“神堂口”以御匪患,至清末废除。

据民国《井陉县志料》载:“神堂口,界山西盂县,北至武功口二十里,西至山西盂县西贾庄十八华里,口北群山壁立,由口东过凉沟桥。”古神堂口与黄龙口、驴桥口、险隘口、达滴岩口、武功口、杨庄口并称为井陉关内七隘,明代为拱卫京都以御匪患,“俱有兵守”(雍正《井陉县志》),并在各口修筑长城。今凉沟桥西南山巅上尚存有314米长城,其随山就势,连绵起伏,陡峭险绝。当年建造时就地取材,用块石垒砌,内填土石,泥土封顶。城墙中段西侧和南端各建有一座平面呈“凸”字形的御敌战台,虽经数百年的洗礼仍不失当年的气势。现存留的两座高5米的石砌烽火台,与长城形成上下呼应之势。

凉沟桥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桥正前方百米处有出入口,乃一面向阳石板坡,当地人称“刺儿坡”。石板坡呈“之”字形,由沟底弯曲而上,至山间平台,建边城一座。边城由外石城门阁和内石门阁组成,而左右城墙为天然的断崖山壁,清山西平定州知事周志浩赞其为“金汤巩固”。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军民凭借这里险要的地势顽强抗敌,多次粉碎了日军、国民党军队对革命老区的进攻。

1986年,井陉和阳泉共同开通了隧道,使凉沟得以延伸,昔日险道变成了坦途,湮没了黄尘古道。

凉沟桥这座石头村见证了烽火边城的荒芜,也见证了天堑变通途的历史。(记者杨惠玲/文 张晓峰/图)

责任编辑:李瑾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