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新闻>>新闻快讯>>

​两省民间团队联手临摹行唐清凉寺壁画

2019-07-05 09:43:45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两省民间团队联手临摹行唐清凉寺壁画

已经消逝的行唐清凉寺,里面曾有一幅“三菩萨”壁画久负盛名,历史上的诸家名流、达官显贵等到五台山去时都会到此一游。只是,上世纪20年代,这幅壁画被洋人买走。如今,这幅壁画被收藏在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国人再难看见。

去年,根据清凉寺壁画一比一临摹复制的作品完成,在第三届“一带一路”壁画论坛——传统壁画的复制与修复研究暨作品展中首展后,又在北京完成了展出。

7月6日至16日,“行唐县清凉寺三菩萨壁画摹本暨历史文化展览”将在石家庄市美术馆开展。展览结束后,这幅作品将捐赠给行唐县。

●回望 清凉寺壁画的前世今生

在石家庄市美术馆展厅,郝建文(右)为同事讲解壁画的临摹过程。

站在石家庄市美术馆里,郝建文说,第一次见到这幅壁画是2010年春,他去行唐县进行文物复查,在县政府招待所墙上见到一组彩色壁画照片。“第一眼瞅去就发现姿态优美,造型和设色不同于河北其他壁画。”

和壁画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郝建文很快获悉,壁画源自上世纪中叶就已荡然无存的行唐清凉寺。据清代行唐县志记载,清凉寺建于金大定年间(公元1161年—1190年),历代达官显贵等去五台山进香,均会在此歇脚,故又名“歇脚寺”。寺内五台山僧人绘就的“三菩萨”壁画最出名。

郝建文在对三菩萨壁画进行临摹。

据郝建文走访了解,上世纪20年代,清凉寺大殿被炸塌了,剩下了这面墙和壁画。按当时的状况,如果连下几场大雨的话,那墙有可能就会塌了,壁画也就不存在了。恰好,清凉寺附近上碑镇有个文化人,他觉得这幅壁画非常好、有价值,便通过一位古董商找来了买主,将壁画分割成12块运走。此后,清凉寺在战乱中损毁殆尽。

壁画被谁买走的?要运到哪里去?当地百姓一无所知。直到1994年6月,时任行唐县委书记的李遵英接到一位中国外交官的来信。信中说,在大英博物馆中国馆最显要位置,展览着一幅行唐县清凉寺的壁画。从那时起,清凉寺壁画这件事就装在了李遵英的心里。2002年2月,李遵英到欧洲考察时,终于在大英博物馆观摩并拍摄了壁画照片。

郝建文走访过程中,李遵英向他回忆去大英博物馆观摩壁画真迹这件事:“中国馆展厅平面是长方形的,一进门,两边摆放着其他文物,正对面便是清凉寺那巨幅的壁画,非常震撼,很吸引人。”

李遵英回国后,壁画的照片便挂在了行唐县的一些公共场所,引起轰动,从政府到民间都开始关注和研究清凉寺以及这幅三菩萨壁画。

●点击 清凉寺壁画摹本7月6日省会开展

郝建文在指导学生们如何更好的临摹壁画。

高4米、宽3.9米,菩萨体态雍容,衣饰华丽,拂尘、佛珠和如意等法器清晰生动……7月4日,在石家庄市美术馆内,“行唐县清凉寺三菩萨壁画摹本暨历史文化展览”正在布展,将于6日至16日开展。“三菩萨”壁画摹品居于正中,震撼扑面而来。如此大体量的单幅壁画,目前河北境内或许只有涞源阁院寺壁画能比得上,但阁院寺壁画损毁严重,如今仅存裸露的壁画人物腿部。

走近壁画摹本,三尊菩萨面相丰腴,姿态优雅,璎珞被体,袒胸跣足,立于莲花之上。郝建文推测,中间的观音菩萨为主尊,正面,身躯高大。两侧为胁持,侧身,面向主尊,左边可能是普贤菩萨,右边可能是文殊菩萨。从左向右,所持法器分别为拂尘、佛珠和如意。“这种排列形式在很多寺庙中都有,山西地区也出现过,比如太原的崇善寺、长治的崇庆寺等。这幅壁画画面布局非常合理,人物彼此呼应,神情自然。其形貌服饰有别,神情仪态各异。尤其是中间的观音菩萨,凝眸而立,衣着华丽,体态轻盈,披帛上的图案繁复细腻,颇引人注目。”

工作人员在对三菩萨壁画进行临摹。

“三菩萨壁画目前被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视为镇馆之宝,展于显要位置,其文化价值之重要不言而喻。”清凉寺壁画临摹复制工程组织者、河北博物院副研究馆员郝建文说,清凉寺壁画,画幅之巨,艺术水平之高,有着极其独特的魅力。

“壁画高达4米,在大英博物馆内的单幅壁画中也是最高的,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艺术珍品。”郝建文说,真迹现在存于大英博物馆内,很多河北人根本看不到,一比一临摹复制品在我省开展,也算是弥补大家的遗憾。

●聚焦 两省民间团队联手临摹

7月3日,在石家庄美术馆展厅,市民在对三菩萨壁画摹本进行参观。

“当知道这幅壁画已经流失到大英博物馆,我就暗下决心,将来有机会一定临摹一幅,让行唐人、河北人乃至中国人都知道,河北曾有这么精美的壁画作品,让人们不出国门,也能重新看到它。”郝建文的想法很快有了落实的机会,2017年,他在北京参加国家艺术基金中国古代壁画摹制技法人才培训期间,了解到由江苏理工学院申报的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古代壁画暨流失海外珍贵壁画再现传播与展示”正在筹备,他当即决定着手临摹清凉寺三菩萨壁画,尽快让其“重回”国人面前。

然而,等比例临摹壁画,最好是直接面对实物,以免出现笔误色差。“三菩萨壁画尺幅巨大,且远在大英博物馆,别说对着原作一笔笔临摹,就是去看一眼都不容易。我只能想法找高清图片来临摹。”郝建文说,这注定是一次不容易的临摹,他在网上查资料,动员家人朋友帮忙,甚至还求助于微信朋友圈。“有朋友托英国友人多次去大英博物馆拍照,但因设备和拍摄环境原因,清晰度均不高。后来一位热心人的女儿在英国留学,且对摄影颇为了解,于是委托她现场拍了一批质量较高的图片,成为此次临摹的依据。”

万事俱备,但时间紧迫,郝建文决定找几位同学一起来做。根据画面,左中右分割为三幅,根据每人的特点和优势,分成三组画,约定的时间到了,长春组和唐山组的摹本通过物流运到石家庄,三幅壁画摹本汇集到河北博物院壁画工作室完成“合体”。

郝建文的记忆中,临摹的过程有苦有乐。“做壁画底板、买矿物颜料,都要自掏腰包,但参与者都无怨无悔。”郝建文说,临摹的最紧要关头恰逢酷暑,石家庄组在河北师范大学教室工作,开着吊扇,大家汗流浃背画到很晚,唐山组和长春组的组员也都忙得废寝忘食,三队人马共26人,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临摹壁画上。

●深入 壁画摹本展后将“回家”

在石家庄市美术馆展厅,郝建文(右)为同事讲解壁画的临摹过程。

2018年9月,清凉寺壁画的摹本如期参加第三届“一带一路”壁画论坛——传统壁画的复制与修复研究暨作品展和国家艺术基金的全国巡展,在四川首展时,就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北京展出时,由于受场地限制,只能展出三分之一,有不少观众表达了遗憾:“很震撼,可惜只能看到一部分,太可惜,希望有机会能看到全部展出。”

“其实,最开始临摹只是很单纯的想法,希望大家看到,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郝建文说,临摹阶段,有不少留学生、好心人、外国朋友积极提供帮助。在展览期间,“每次展出,它都是最高的一幅壁画,每次展出都很醒目。”

之所以要回到石家庄展出,郝建文说,希望家乡的人也能看到它。“在展出现场,我还要把媒体的报道、相关资料同步进行展出。”

郝建文说,壁画临摹期间,行唐县相关人士就曾提出,行唐正在筹建博物馆,希望将来这幅壁画摹本结束外地巡展后能“回到”行唐,他们愿意出资购买。对此,郝建文跟临摹组成员商议后决定,将来会把这幅作品捐给行唐。“我觉得,这幅作品展览完毕后,与其放在画室里自己欣赏,不如放在博物馆里让大家分享更好,让更多的人不出国门就能欣赏到精美的清凉寺壁画。”(记者杨佳薇/文 记者史晟全/图)

新闻延伸:

河北博物院副研究馆员郝建文:

燕赵都市报促成我和壁画“见面”

郝建文现为河北博物院副研究馆员,已经从事壁画临摹工作三十余年。今年5月2日,他和几位主要临摹者去了大英博物馆观摩和拍摄壁画,并搜集与这幅壁画相关的资料,解读壁画后面的历史密码,而他更期待用这种方式让更多人关注壁画保护。

●幕后:把《燕赵都市报》寄给了大英博物馆

郝建文在对三菩萨壁画进行临摹。

“去年9月巡展开始前,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未能看到清凉寺壁画高清图。”郝建文说,当时,他依然觉得如果有高清图片参照,看清那些细节,临摹效果会更好。

后来,郝建文几经联系,查到了大英博物馆申请馆藏文物图片信息,大英博物馆清凉寺壁画说明牌中写道:这幅壁画原在清凉寺(1183年建立,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战火中被摧毁),清凉寺是往来佛教圣地五台山朝圣者重要的驻足点,1424年五台山僧人作了这幅画,1437年和1468年补绘。1927年乔治·尤摩弗帕勒斯(音译)捐赠。

郝建文说,临摹壁画时,省内很多媒体进行了报道,他托朋友将《燕赵都市报》关于临摹清凉寺壁画的《“义工”妙笔“重现”三菩萨壁画》的报道作为附件,发给了大英博物馆的陆于平博士。很快,大英博物馆亚洲部中国书画及版画的负责人陆于平博士有了回音,把壁画高清照片传来了,供临摹壁画参考使用。

郝建文说,从高清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壁画共分割了12块,每尊菩萨分为4块,大小不等。“从清凉寺壁画的分割看,当时揭取人员已经充分考虑了尽量让人物面部和手部完整。只是揭取技术不够成熟,分割部位丢失的画面较多。”

●解密:壁画由五台山僧人创作

工作人员在对三菩萨壁画进行临摹。

郝建文和陆博士建立了联系,立马向他求证了几个萦绕在心中的问题:捐赠者乔治当年是否来过行唐?传说寺内有三十多通碑,是否属实?

“陆博士告诉我,关于河北清凉寺壁画,大英博物馆的前任研究员宾扬先生曾经在1927年出版过一本书。”郝建文说,陆博士寄来的宾扬先生的书本复印件中写道:“当时的清凉寺有三殿,已荒废。第一殿内有残破的大型木雕佛像,周围有小型塑像。第二殿内有大型坐佛雕塑,后方有一幅比佛像高很多的马蹄形背屏,上部较宽。此背屏后另有尺寸更大的木架,承载着三菩萨壁画。壁画在石膏面上绘制,最底层的干土附在木架上。此壁画从原本的木架上被移除,分成12块运回伦敦。”

郝建文推测,行唐清凉寺和五台山应该真有关系,清凉寺曾经就在从真定(现正定)前往五台山礼佛的必经之路上。据行唐县当地老乡相传,行唐清凉寺是五台山的下院,僧人都是五台山派来的。清凉寺是方便去五台山礼佛的人途中休息的,所以,当地人也称它“歇脚寺”。后来,清凉寺逐渐消失殆尽,寺院的僧人又回到了五台山。

●对话:中外壁画修复专家“面对面”

工作人员在对三菩萨壁画进行临摹。

与大英博物馆交流后,去看看壁画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今年5月2日,郝建文等几位主要的临摹者专程去英国大英博物馆观摩和拍摄壁画,并搜集与这幅壁画相关的资料。

“一进展厅,正中央的墙上,一幅巨型彩色佛像壁画,非常震撼。”郝建文说,壁画接近正方形,由12块拼接而成,割痕清晰可见,虽因年久褪色,面容残破,仍不掩其富丽堂皇的风采。三尊菩萨像,面庞丰腴,体态雍容,衣饰造型皆为盛唐风格,以致不少游客都以为是“敦煌壁画”。但下边的说明文字明确显示:壁画原在河北省行唐县清凉寺内。

“大英博物馆壁画修复专家特蕾西·斯维克(音译)女士还专门和我们交流了清凉寺壁画修复情况。”郝建文说,这幅壁画原来在楼上展示,考虑到震动对它的影响,后来把它按原来的分割拆分后,从二楼挪到了一楼现在这个位置,进行了拼合、修补。为了展示效果,在12块壁画之间的空缺部位绘上了裂纹。“仔细观察,那12块壁画残块是凸起来的,连接的部位要低于原壁画,这样,来确保新填补的部位对原壁画没有覆盖,这和我们国内现在壁画修复的理念也是一致的。”

●未来:“复活”更多壁画,让更多人读懂历史密码

工作人员在对三菩萨壁画进行临摹。

“看到壁画和那些历史资料后,有关清凉寺壁画的年代,我感觉时代比明代要早。”郝建文说,和这幅壁画类似的涞源阁院寺壁画就是辽代的,那么这幅壁画有没有可能是在明代修缮,它的诞生年代更早?“关于壁画的创作年代,1927年宾扬先生也怀疑过。我觉得就这个问题可以再做深入研究。我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多做一些关于清凉寺壁画的研究,让更多的人认识和欣赏这幅壁画,了解它背后的历史。”

对于郝建文来说,这次临摹带来了不少意想不到的收获,“如果有机会,我想依照这些高清图片,再重新临摹一幅。”郝建文说,和大英博物馆的壁画比较,他发现当初临摹壁画的尺寸和造型有一些“出入”,“有了手头这些资料,还可以做得更好。”

未来,他还希望给石家庄的壁画做集中临摹和集中展览,“一说起石家庄的古代壁画,估计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毗卢寺、大佛寺这些名刹,其实,石家庄的壁画有很多,这次的清凉寺壁画就非同凡响。”郝建文说,除了清凉寺壁画,平山和井陉等地这些年都发现过不同朝代、非常有价值的壁画,“我希望能做个临摹展,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壁画‘复活’,让更多的人能够读懂壁画里的历史密码。”(记者杨佳薇/文 记者史晟全/图)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李瑾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互联网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