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新闻>>区县新闻>>

穿越时空触摸古城前世容颜

2019-12-04 10:03:30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白釉镂孔蟠龙座熏炉(金)

有时,历史的封印会在人们不经意间打开。随着开元寺南广场遗址考古工作有序展开,正定这座承载着军事、商贸和百姓安居乐业梦想的“九省通衢”“北方雄镇”,正日渐清晰地露出它昔日的真颜。

●莲花纹瓦当 还原大唐遗风

莲花纹瓦当(唐)

开元寺南广场遗址存在晚唐五代时期城墙防御系统、唐五代宋金至明清时期民居街巷系统、历代开元寺建筑系统三个遗存系统。

“基本明确了金元时期开元寺南部边界,是考古中的重大收获。”开元寺南广场遗址考古项目负责人、河北省文研所副研究员陈伟说,开元寺寺庙建筑系统发现了唐代开元寺池沼、金元时期开元寺南门,对开元寺的边界、轴线问题有了新的了解,为探讨开元寺的布局和朝向提供了新线索。此外还发现有大量唐代的大型建筑构件,这表明唐代开元寺的规制和等级处于很高的地位。

细细看来,唐代开元寺池沼范围在金元时期开元寺南墙之外,金元时期开元寺南墙在现今开元寺南墙之外(明清时期开元寺无南墙,范围与现在基本相同),可见开元寺的南界自唐至今经历了一个不断向北退缩的过程。金元时期开元寺南门与现今的开元寺中轴线重合,这表明金代至今,开元寺的中轴线基本未发生变化。

龙形建筑构件(唐)

莲花纹瓦当、兽面纹瓦当、筒瓦、板瓦、龙形建筑构件……在开元寺附近出土了大量唐宋时期的建筑构件。莲花纹瓦当与龙形建筑构件体量庞大,这些应当用于大型庙宇之上的建筑构件,无不精美大气,引人遐思。那时的开元寺,当比今日气派许多吧。

●晚唐五代城墙 见证古城变迁

正定古城西扼井陉口,南临滹沱河,素有“九省通衢”的美誉。历史上,正定一直是府、州、郡、县治所。唐朝后期,作为成德军节度使的驻地,正定已是河北中部地区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令人惊喜的是,随着开元寺考古发掘工作的开展,成德军统治时期的正定古城,就这样穿透1200多年的历史尘埃,出现在世人面前。

陈伟抬眼望向远方,用手指点着晚唐五代时期城墙防御系统介绍,此次发掘中发现的以夯土墙遗迹为主体的晚唐五代时期的城市防御体系建筑布局主要位于发掘区中南部,发现了始建于晚唐时期并于五代时期进行扩建的城墙和城台(城门)。明确了城台经历了始建(晚唐)、扩建并包砖(五代)、废弃(北宋)、再利用(宋金元)的过程。结合考古勘探并查阅相关文献,基本可以确定该城墙防御系统是正定古城晚唐五代时期的子城城墙,燕赵大街自晚唐时期就已经成为古城的中轴线。

“中国咽喉通九省,神京锁钥控三关。地当河朔称雄镇,虎踞龙盘燕赵间。”事实上,正定古城的军事地位自古便不可小觑,清代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如此评价:“府控太行之险,绝河北之要,西顾则太原动摇,北出则范阳震慑……”

●宋金房址 揭秘繁华市井生活

站在开元寺南广场遗址发掘现场,灰坑、水井、房址等遗迹,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大家可以看一下那边靠边位置。”陈伟指向遗址东墙临街的土层,“那里是一处金代房址,在当时也处于临街的位置,房址地面堆满了被火烧过的砖瓦,初步推测可能是曾遭过火灾。在这个房址室内的地面上发现了百余件文物,包括一批精美的白瓷熏炉以及成组的日用瓷器和陶塑玩具。瓷器出土时成摞放置,且数量大、成规模,所以推测这里可能是商铺一类的建筑。”这位店主肯定不会想到,800多年后的今天,考古队员的发掘,让这些历经劫难的商品重见天日。

金代商铺

陈伟示意记者留意遗址南端发掘出的一条从宋代沿用到清代的道路。这条道路南侧邻近开元路,至今仍是城内的一条重要街道。由此可知,从宋代至今,这条道路的大体位置没变过。还有一些房子,下面是北宋的,上面是金代的,两个时代的房屋墙基都是重合的。这些都说明了正定古城在布局上存在着延续性。开元寺考古过程中,发现的跨越晚唐五代、宋金至明清各历史时期的大量民居、作坊、商铺、民间寺庙遗存,出土的产自全国各地的手工业产品,都成为当地百姓乐业安居的有力佐证。

陈伟介绍,此次发掘的晚唐至明清民居建筑和街巷系统以道路、房址、水井、灰坑和窖藏为主。通过考古发掘,基本还原了开元寺南广场遗址自唐代以来街巷和民居布局的变化情况,明确了宋金元时期开元寺南广场遗址应属于城内重要的商业区和居民区。

在今年的发掘过程中,一座北宋的房子给陈伟带来了惊喜。“是一个保存比较好的庭院的遗迹,很少见。”陈伟说,目前只揭开了一个角落,发掘出一段3米左右的院墙,房屋面积不大,这也说明当时的开元寺南广场是城市中心区,寸土寸金。

“通过今年的发掘,对遗址范围内的街巷布局及其变化过程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陈伟说,宋代人们基本在城墙南侧生活,到了金代越过城墙到了北边,但燕赵大街一直是城市的主干道。

●金代壁挂灯 看古人的消防意识

日用瓷器(宋金)

据不完全统计,开元寺南广场遗址出土的跨越晚唐五代至明清的千余件瓷器以及数以吨计瓷片标本产自多个窑口,不仅有附近的井陉窑、定窑、磁州窑,还有距离较远的耀州窑、景德镇窑、龙泉窑等,足以证明当时商业贸易的广泛性。

看似不起眼的陶器中也有很多珍贵文物:陶铃、陶哨还保留着拴绳的洞眼;白釉的、酱釉的瓷塑小马童趣盎然;大批量出土的金代陶制壁挂灯十分抢眼,在河北地区属首次发现。

“壁挂灯我们已经发现50多件了,在此之前类似的器物很少出土。”省文物研究所翟鹏飞介绍,壁挂灯上还有各种铭文,一种是在牌状壁挂上有“慎火停水”四字铭文。“在文献中对这四个字有相关记载,发现的实物却少之又少,在开元寺南广场遗址出土了一批这样的壁挂灯,具有弥足珍贵的史料价值。”还有一种牌状壁挂呈连体的双鱼形象,应该是借助鱼生性喜水的特点表达避免火灾的愿望。“还有模印二十字铭名壁挂灯,上有‘慎火停水吉/点灯无忧心/若将家使用/万祸永不侵’等20个字的标语,是目前已知的一条较为完善的早期消防标语。”翟鹏飞说,这批陶壁挂灯最大的特点是在设计上表达了强烈的防火意愿,“宋代以来,火灾成了繁荣的城市中的一个巨大隐患。这些表现防火意图的壁挂灯如此集中地出现在开元寺南广场遗址,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当时古城的繁荣。”(记者杨佳薇)

来源:河北新闻网-燕赵都市报
责任编辑:李瑾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